"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第十五章

2016-10-13 16:1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81| 评论: 0

摘要: ·


老鼠小偷

   

  我姥姥带着我赶回我的房间,再到外面的阳台上。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她问道,“我现在要把你放进袜子里了。”

  “这件事我希望我能办成。”我说,“我只是一只小老鼠。”

  “你能办成的。”她说,“祝你幸运,我的宝贝。”她把我放进袜子,开始从阳台上把我放下去。我蹲在袜子里屏住气。透过袜子的缝隙我能清楚地看到外面。在我下面好远的地方,正在海滩上玩耍的孩子们和甲虫一样大小。袜子开始在微风中摇晃。我抬头看到姥姥的头从上面的阳台栏杆上伸出来。

  “你快到了!”她大声说,“这就到了!我会轻轻的。你到了!”

  我感到轻微的一震。“你进去吧!”我姥姥在叫唤,“快一点,快一点,快一点!把房间搜查一遍!”

  我跳出袜子,奔进女巫大王的房间。这里有一股发霉的气味,和我在舞厅里闻到的一样。这是女巫的臭味。这使我想到了我们当地火车站男厕所里的气味。

  就我所看到的情形来说,这个房间里十分整洁。没有一点迹象说明这里住的不是正常的人。那么药不在这里?女巫不会那么笨,把可疑的东西放在旅馆女侍能看到的地方。

  忽然,我看见一只青蛙跳过地毯,钻到床底下不见了。我吓了一跳。

  “快点!”外面高处传来我姥姥的声音,“拿到那东西就出来!”

  我开始跑来跑去地设法搜索房间。这可不那么容易,例如我打不开抽屉,我也打不开大衣柜。我停下来不跑了,蹲在地板当中动脑筋。如果女巫大王想藏起什么绝密的东西,她会把它藏在哪里呢?当然不会藏在普通的抽屉里,也不会藏在衣柜里。那太显眼了。我跳到床上把整个房间更好地看了一遍。嘿,我想,床垫底下怎么样?我非常小心地从床边探下身去,钻到床垫底下。我得使劲用头顶着往里钴。什么我也看不出来。我在床垫底下乱摸,头忽然撞到一样硬东西,在床垫里面,就在我的头顶上。我用爪子去模。会不会是一个小瓶子?是一个小瓶子。隔着床垫布,我能把它的形状摸出来。在它旁边我又摸到一个这种硬的东西,接着摸到了一个又一个。女巫大王一定是撕开了床垫,把所有的瓶子塞了进去,然后再缝起来。我开始用牙拼命地咬开我头顶上的床垫布。我的前齿极尖利,很快就咬出一个小洞。我钻进洞,抓住一个瓶颈,把瓶子推出洞口,我跟着它爬了出来。

  我拉着瓶子倒着身走,一直来到床垫边。我让瓶子从床边滚到下面的地毯上。它落地后弹了起来,但却没有摔破。我跳下床查看那瓶子。和女巫大王在舞厅里拿出来的那个一模一样。这瓶子上有一个标签:“86号配方慢性变鼠药”。上面还写着:“本瓶含量五百剂”。我找到了!我得意极了。

  三只青蛙从床底下跳出来。它们蹲在地毯上用黑色的大眼睛看着我。我也看着它们。这些大眼睛是我见过的最悲哀的眼睛。我忽然想到,几乎可以肯定,这些青蛙在女巫大王把它们变成青蛙之前也是小孩。“你们是谁?”我问它们。

  就在这时候,我听见钥匙开门锁的声音,房门开了,女巫大王飞快地走进房间。三只青蛙一下子又跳到床底下。我跟着它们钻了进去,但仍旧抱着瓶子。我跑到墙边,躲在一根床腿后面。“我听见脚步走过地毯。我从床腿后面向外偷看。三只青蛙在床底下正当中挨在一起。青蛙不能像老鼠那么躲藏。它们也不能像老鼠那么跑。这些可怜的东西只能不灵活地跳。

  忽然露出了女巫大王的脸,她在朝床底下看。我连忙把头缩回床腿后面。“你们在这里,我的小青蛙。”我听见她说,“你们可以在那里待到今天晚上我上床睡觉。到那时我把你们从窗口扔出去,海鸥可以拿你们当晚饭吃。”

  忽然,从开着的阳台门那儿传来我姥姥那又响又清楚的声音。“快一点,我的宝贝!”她叫道,“得快!你最好马上出来!”

  “谁在嚷嚷?”女巫大王厉声说。我又从床腿后面朝外偷看,看见她走过地毯到了阳台门那里。“谁在我的阳台上?”她咕噜道,“是什么人?谁胆敢擅自到我的阳台上来?”她出门走到外面的阳台上。

  “这毛线怎么挂在这里?”我听见她说。

  “噢,你好,”传来我姥姥的声音,“我刚才不小心,把我织的东西从我的阳台落下去了。可是不要紧,我总算抓住了这一头。我可以把它拉上来。不过我同样要谢谢你。”我听到她说得那么冷静,不禁惊叹。

  “你刚才对谁说话?”女巫大王厉声问她,“你叫谁快一点,马上出来?”

  “我在对我的小外孙说话。”我听见我姥姥说,“他进浴室已经好久了,该出来了。我坐在那里看书,根本忘了他是在什么地方!你有孩子吗,亲爱的?”

  “我没有!”女巫大王大叫一声,很快地回到房间里,随手关上了阳台门。

  我完了。我逃走的路被堵死了。我被关在房间里和女巫大王以及三只吓坏了的青蛙在一起了。我也和它们一样吓坏了。我确信,如果我被发现,我会被捉住并且被扔出阳台去喂海鸥的。

  正在这时候,有人敲房门。“这一回又是谁?”女巫大王叫道。

  “是我们老女巫。”门外传来怯生生的声音,“六点钟了,我们是来拿你答应给我们的药的,噢,大王。”

  我看见她走过地毯到房门那儿去。门开了,我看见许多脚和鞋子开始进房间。它们走得很慢很犹豫,好像鞋子的所有者不敢进房间似的。“进来!进来!”女巫大王厉声说,“不要站在外面走廊里磨蹭。我可没有工夫等上一夜!”

  我看到我的机会来了。我从床腿后面跳出来,像闪电一样直奔房门。我一路上跳过几双鞋,三秒钟工夫我已经在外面的走廊里了,仍旧抱着那个珍贵的瓶子。没有一个女巫看见我。没有人叫:“老鼠!老鼠!”我只听见那些老女巫叽里咕噜地说着她们的废话,什么“大王你多么仁慈啊”等等。我沿着走廊跑到楼梯口,上楼梯,来到五楼,沿着走廊又回到我的房间门口。谢谢老天爷帮忙,一个人也没有。我用那小瓶子的瓶底敲门。咚咚咚咚,我不断敲。咚咚咚……咚咚咚……我姥姥会听见吗?我想她一定会听到。瓶子敲出很响的咚咚声。咚咚咚……咚咚咚……好在始终没有人沿着走廊过来。

  但房门没有打开,我决定冒一次险。“姥姥!”我有多响叫多响,“姥姥!是我啊!放我进去吧!”

  我听见她走过地毯,门打开了。我像支箭一样窜进去。“我拿到了!”我蹦蹦跳着叫道,“我拿到了,姥姥!瞧,这就是它!我拿到了整整一瓶!”

  她关上房门,弯腰把我捧起来,拥抱我。“噢,我的宝贝!”她叫道,“谢天谢地,你平安无事!”她从我怀里接过小瓶子,读着标签上的字。“‘86号配方慢性变鼠药’!”她说,“‘本瓶含量五百剂’!你这小宝贝真了不起!你是一个奇迹!你是一个宝贝!你是怎么逃出她的房间的?”

  “当老女巫们进房间的时候,我溜出来了。”我告诉她,“有点贼头贼脑,姥姥。我不想再干这种事了。”

  “我也看到了她!”我姥姥说。

  “我知道你看到了她,姥姥。我听见你们说话了。你不觉得她讨厌到极点了吗?”

  “她是个杀人犯。”我姥姥说,“她是世界上最坏的女人!”

  “你看见她的面具啦?”我问道。

  “它真惊人,”我姥姥说,“看着就像一张真的脸。即使我知道它是一个面具,我还是不敢说它是面具。噢,我的宝贝!”她抱着我叫道,“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!你逃出来了,我太高兴了!”



下一章





考试通过
Copyright © 2000-2015 陈雷英语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网站所刊登的英语教学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陈雷英语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陈雷英语简介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05348972222 | 我要链接 | 版权声明1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
. >

鲁ICP备19023380号